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酒红】如昔

    

 
“趁着枫叶还没落完的时候,我再跳舞给你看。”
红叶踱步走出枫林之前,咧着嘴角对意识迷茫的酒吞这么说。

    
酒吞脑子昏沉沉的,鬼葫芦扔在一旁,全然没有在意红叶说的话,寻思着不如就这么睡上一觉。
睡着的时候他做了个梦。

  
 
           
自己喝酒的地方远远地站着一个女孩子。
  
彼时的酒吞倚在一棵被他用蛮力靠得哗哗作响的枫树下,只顾着低头喝酒,初秋正午的柔光打在他身上,鲜艳的猩红色头发扎成一撮披在身后,手中碗里斟满的酒一滴未撒,泛着油光飘着香气。
   
“我说,酒鬼啊,你若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如讲于我听,可别伤了我这枫树,她还小着呢。”
女孩子的声音由远到近地传过来,夹杂着衣衫在风里摩擦的杂音,清亮而又慵懒,甚是好听。
  
耳边垂下来的刘海盖住了眼睛,酒吞也没有抬头看,却是觉着这女人真是有趣。
“你说这树也有年龄?我是看不出...它们不是妖鬼,也不是人类,本大爷倒是觉得你这枫叶林里成片的树,都是一个样子。”
   
木屐跺地的声音明显急促了,渐渐走到他面前。
“好你这酒鬼,伤了我的树还有理了?你是哪里来的妖怪,口气还不小,说不定我这枫树的妖气都比你高一截。”

     
“酒吞,我是酒吞童子。”
说着酒吞揉了揉眼,站直了身子,将目光投向红叶。
面前的人儿踩着木屐踏着的小小步子,腰间别的红枫娃娃一晃一晃,紫发上的金簪亮得有些显眼,还有着大家闺秀的眉眼和端庄优雅的身姿。
 
那是红叶第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。
那时候的她便已经是鬼身了。
  
酒吞突然就不觉得樱花林里的桃花妖长得好看了。
      
红叶却怔住了,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红发的男人。
她看人的眼光像是在畏惧,审视,又或者是在羞愧于自己。酒吞不知道那是什么,他也不想知道。
但是那种眼光盯得他很不舒服。
“你便是那堂堂大江山的鬼王,酒吞童子?”红叶歪了歪头问到,丝毫没有为自己刚才的莽撞感到抱歉。
酒吞心里暗暗斥责着这女人的无礼,勉强点了点头。
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眼前的景象突然变了。
  
“酒吞,你是如何变得这么强的?”
蜷腿跪在矮脚桌旁的红叶,被落了一地已经褪色的枫叶簇拥着,双手捧着随性化出来的酒碗,边小口酌饮边问。
酒吞的头发随着妖力的加深变为了白色,眉眼间增了几分英气,和红叶盘腿对坐着。
“本大爷生来便是如此。”
 
        
酒吞在梦里记起来了,那天他和已经颇为熟络的红叶伴酒畅谈了一夜,两个人从天南聊到海北,从生长聊到死亡,从红叶生前的夙愿聊到酒吞身边的狐朋狗友。
时不时的红叶也会在月下舞上一曲,却又抱怨着没有曲子应和,然后扫兴地回来继续喝酒,继续和酒吞闲扯着他的大江山。
  
红叶突然把脸凑到酒吞面前,眸子望着他:“有人告诉我,要想变得和你一样强,就要去吃人。”
“我呢,试着吃了几个,没什么效果啊…”
   
  
酒吞愣了愣,转头问到:“你是真吃人了?”
  
红叶眨了一下眼睛,用带着刺绣花纹的和服袖子遮掩住半张脸,似是在笑。
“你若信,便是有,你不信,便是无。”
  
酒吞一听,随即咧嘴大笑了起来。
“我可不信你一小小的女鬼,竟敢跑去吃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
晨起初升的太阳被薄雾晕开一层光辉,波荡地映在红叶身上,大红色的新衣反衬的颇有光泽,睫毛下染了红色胭脂的双眼泛着鱼肚白,眼里不知在看着什么,望穿尽是一片空虚。
酒吞刚想张口问些什么,却愣是发不出声,料是也不想破坏这美好的景象。
   
“你若是吃人,又何妨?这大江山是本大爷的,要吃,够你吃一辈子了。”

 
    
        
场景恍惚间又变了。
   
黑色和白色的发丝交织在一起,红叶依偎在酒吞的怀里,用斟满酒的小碗递到他手上,酒吞低头亲吻了一下怀里人的发,接过酒碗一饮而尽。
他不懂人类朝生暮死的爱情和缠绵,只觉得自己和身旁的女鬼能在这落日尽头的黄昏下相拥在一起,便是无憾了。
   
“酒吞。”
“嗯,怎么了?”
“我不想再吃人了。”
“……”
“当初让我吃人的那家伙,说是能让我不去吃人也能变强。”
“……你为什么非得要追求强大啊?有本大爷在你身边,没人有胆量欺负你。你只需……”
   
    
红叶突然转过身子,用染了朱红色寇丹的纤细手指抵在酒吞的唇上,轻轻地笑了一下。
   
“我想要,变得和你一般。”
“我不想习惯于弱小和依附于别人。”
“我想有一天能够真正配得上你。”
     
这女人说的话,有点不对劲……
“等等红叶,你是说…你要去找那个能让你变强的人?”
   
红叶没有搭话,挣脱酒吞的怀抱,站起身子,理了理鬓角的发。
弯腰抚上面前男人因醉酒而泛红的脸,轻轻地吻在了他的左颊。
    
“我该走了,酒吞。”
“别来找我了。”
     
酒吞一只手撑着额头,想要起身,却浑身无力,合眼之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“该死,那女人,好像给酒里下药了…”
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
于是酒吞这么一闭眼,一睁眼,醒来时发现枫叶还是秋天的红色。
只是红叶不知道去哪了。
 
   
那梦里玄幻变化的回忆,和眼前火色一般的枫叶,像是她早就下好的蛊。

     

   
    
山下村里的小孩子都在传着山上红枫林里吃人的女鬼似乎消失了,连着那爱慕她的大江山的鬼王也不知去向。
又有人说曾经在枫林里还见过那女鬼,似是变了一副模样,一边喝酒,嘴里还一边唱着什么东西,凄凉而又悲伤。
和着一只独舞,似是在哀悼着自己的往昔。
     
    
人皆不是鬼神,人且不知鬼心。
歌声里所渗透着的,谁又能知道呢?
    
    
  
  
只是那漫山的红枫树,竟从未凋零过。

   
   

END.

  
说不定有后续。
       
相遇,相知,相离
我就想创造一个只有酒红的世界
和一个为了吞吞而变强的红叶
他俩普普通通过着我就很开心了
    
去他妈的晴明,晴明是谁??????

评论(5)
热度(30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