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佐樱】 如日耀光

*看完博人传超开心啊,虽然佐樱没交流可是我的少女心依然砰砰跳.

*去年给别人的生贺,现在才往lft上发.

把水龙头开到最大,倏地呼出一口气。
急迫地湿了湿手,胡乱地往脸上拍着。

春野樱双手撑着水池,水顺着樱发粘在脸上,只留着似乎永远不停的哗哗声,却明显的映衬出羞红的脸。
明明已经确立关系了啊,为什么自己还是像个初恋的小女生。
还真讨厌这种暧昧却又奇怪的相处模式。

时间回到一小时前。

梅雨时节刚刚正式宣告结束,温润如水的初阳倾洒在身上。
随着年龄的增长,春野樱的智商并没有多大幅度的提升。以至于自己屁颠屁颠地来到自家男友大宅门口,却忘了带来早已准备好的番茄炒年糕。
第二次喘着粗气跑到人家家,却被隔壁出门买菜的阿姨告知宇智波家小伙子出门不过三五分钟。

只不过是恰巧在师傅那里听到了他回来的消息,这才殷勤地赶来。
真是,祸不单行。

道过谢后,看着落日的余晖眯了眯眼,倚着包含沧桑的大宅门口,俯下身子,顺手将便当盒放在门槛上。目光一直向远处望着,在路人的眼中就像忘带钥匙的妻子等待丈夫归来。

背印团扇的黑发男子同半路上遇见的男忍寒暄了几句,便加速往回赶。
虽说回到木叶的日子安分了许多,平常的任务不过是一些琐事罢了,但是宇智波佐助安顿不下来。前一段旅行才刚刚结束,日夜兼程赶回村子,只是想尽快结束道别,开始下一段赎罪的旅程。

而且还有些事情总归是要处理的。

刺眼的余光从斜前方传来,春野樱眯了眯眼,看着窗外,才意识到太阳都快落山了。
等等,窗外?
惊慌失措地从床上爬起来,突然愣住……这里是他家?
他带自己进来的?

门倏地被推开,
“回来的时候见你在门口睡着了,没叫你。找我什么事?”
倚在门框上的宇智波佐助不紧不慢地发问

“唉?谢谢佐助君了。只是无意间在师傅那里听到你回来的消息,所以想来看看。” 春野樱说完话,头不经意间转过来,毫无防备地撞上那对温润漆黑的眸子,连忙慌乱地又低下了头。

谁知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,再抬头时眼睛却只望见他的背。
“我做好饭了,一起来吃。”扔下不容拒绝的语气,转弯步出。
后面的女人一愣,随即笑逐颜开,抹净眼底的不解,离开那充满宇智波佐助味道的房间,快步跟了上去。

午后的光线渐渐变弱,黄昏的感觉飘漾在四周,最后的阳光在房间内悄然移动。
“佐助君这次回来,准备什么时候再次动身呢?”筷子不安地动了动,埋头只盯着眼前的饭。
“不出意外的话,明早就走。”

沉默持续了一阵。
本以为对面的男人会说些什么,结果最后气氛还是被自己打破。

“呐,佐助君,大战结束有好久了,你旅行也有好久了,当初….”
樱的嘴唇动了动,却出乎意料的低下了头。

眉头皱了皱,佐助放下碗筷,瞥了一眼对面人仍不抬起的头。
“吞吞吐吐不是你的风格,樱。”
见那小女人还只是咬着筷子,佐助有些愠怒。
“想说什么尽管说。”男人在心里叹了口气。
对面的人一愣,心里一丝暖意流过。
她认识的佐助就是这样,说话总是平淡如流水,却给人一种踏实感。

春野樱微微抬头,放下了筷子,绿眸对上对面的人,却吐出一句不温不火的话。
“我在佐助君的心里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位置呢?

对方却迟迟没有回应。这边人以为自己是说错了话,赶忙又埋头装着吃饭,心想自己还斟酌了好久,不该会惹佐助君生气或者是不高兴的。

“大概于我来说,是个像太阳一般的存在。”
男人却像思索了好久一般地,
却答非所问。

安静了不过三四秒,被一阵剧烈地声音打断。
“咳咳咳——”也许是被不断的咳嗽让春野樱的喉腔一阵痒一阵疼。
佐助颇为无语的站起身来去倒水。
樱接过水杯,急急地喝起来,好像想要一下子把水喝个精光。水温也是不冷不烫,温度适宜。
身子微微侧了侧,左手缓缓地拍着她的背,似乎离身下人的脸只差那一点点。
后被突然传来的触感让春野樱身子一僵,
“谢谢佐助君,我没事了。”樱突然起身,一面说着,一面刻意避开他的手递上了杯子。快步走向卫生间。

佐助眉头微微皱了皱,放下了杯子,盯着那抹身影消失在客厅。

初夏黄昏笼罩下的闹市衬托出屋内一男一女的寂静气氛,尤其是在白日的喧嚣相比之下,更添几分宁静。
朦胧的灯光却只绘印出不规则的影子。


灼热,耀眼。
是春野樱对于太阳在脑海里深刻的印象。
那是,小时候的一个向往啊。
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诠释,太阳就是太阳,升起是明亮,降落便黑暗。无论怎么说,离开了太阳便不可以生活。

即使是用双手遮住,透过小小的缝隙朝那抹镶在天上的橙红色看去,也只是会被闪烁的阳光颗粒射到眼睛,从而放弃再去直视那火一般的太阳。
三番五次的尝试,却又无奈的放弃。这种事,怎么可能做得到嘛。

被阳光直穿眼球的感觉并不好受,说不上来的疼痛与酸楚,回荡着泛红的眼眶渐渐散去。
想想自己还在床上思考了一晚上来不来送佐助的问题,现在却还是执拗不过自己的行动,早早便出了门。所有的一切行为完全不超出情侣间的触碰,而自己却在一味躲避。樱有点颓废。
是不适应还是不适合?

春野樱丧气的放下手,不再执着于仰头,转而去思索昨天的事情。
她的直性子佐助不可能不知道,就算是自己一字不提,她的佐助君也会猜到她一直搁在心里的事情。
当初的承诺一直放在心头,使得好几天春野樱都处在极度欣喜的状态。可是佐助一次次的回归,一次次的相处,却对春野樱只字未提。仿佛两人间的行为和话语都只是在哄小孩子一般。

只是,当初说好要带我走的话,佐助君什么时候实现呢?

佐助再次出发的行程定在早上,前来送行的人早已回去了,自己却迟迟不离开。
直到看见了一抹缓缓移动的粉色身影。

樱还是照例将便当地给佐助,在双手触碰的那一刻,却硬生生地躲了过去。

伴随而来的是便当盒掉地的声音,和一个温暖的怀抱,还有清朗的话语。
“我知道我一直在逃避,我并不是一个诚实的人,不会太过意的去表达自己的感情。”怀里的人在挣扎,佐助的手便又紧了紧,生怕她会突然逃开。
“我知道你一直在想的事情,所以听我说完,你再说我也不迟。”
感受到动静小了些,又继续道
“记得我昨天跟你说的话吗,那是我心里最真实的你。就像太阳总是围绕着温暖别人,总是无处不在却又遥不可及。处在阳光下的你,和刚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我,需要的并不只是理解,或许还有其他的东西我们还没从对方身上得到。”

“原谅我一直以来的固执,樱。”

怀中女孩子心间的种种怀疑和不解,好像一朵颓然的花又突然恢复了生机一般。一番平淡无奇的话一点点地击垮了那仿佛无懈可击的心。
还是有了些许动容。
樱突然动了动,随即咧开一抹发自心底的笑,就像拿到了糖的小孩子一般。

“果然佐助君你,还是这样啊。你不必说些什么道歉或是谅解我的话。”
樱退出了佐助松开的怀抱。
“我只是不想佐助君一直一个人啊。就算只是做太阳也好啊,这样我就能天天看着你了。”

佐助一怔,紧接着嘴角也画出一丝弧度。

“所以说,要不要跟我一起走?”
就这样一直走下去,哪怕我们处在不同的地方,也都会像太阳一样陪着我。

    
微亮的阳光缓缓罩住树林,没有一丝风,也听不见涛声。
只是往常射映在道路上的影子从一个变成了两个。

Fin.

一个大写的烂尾:D

评论
热度(17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