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两万里

我现在的所处之处是夜间的海底,深不见底的大海让我沉溺其中后寻不到出口,摸索着却发现愈来愈黑,庞大的虎鲸微张着口在我周身环绕,卷起的水气泡缓缓升高,心怀鬼胎的丑陋的吞噬鳗伪装成沾满藤壶的石头,鮟鱇潜伏着,在阴暗处悄悄挂起它小小的乌灯。
我痛苦又闷热,但仍然摆动身体和手臂脚踝顶着气压,艰难地游过充斥着盐分的海域,它的每一滴水都使我干涸,一点一点,一块一块地缺失着,我的眼珠外突却早已适应了海水的侵蚀,压力烧灼着我的脊椎,直到它无法正常挺直运作,像软体动物一般塌陷。

评论
热度(23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