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我伸手去拿晃动到快要倒地的生锈油灯时,染了一掌心的灰,我重心不稳只得岔开双腿,身下流水带动着不知到了哪里,下意识冲着那一手的灰吹了口气,看不到的颗粒携起空气里的粉尘在我周身腾空四散开来。
   
他倚坐在星河之上注视着这一切,在最后的亮彻底暗淡之前也学着我吹了一口气。
云雾中的星子随即灭了,渔船里的火光霎时息了,扑闪着的眼眸也一并沉了。
只剩氤氲之中一灯如豆。

评论
热度(18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