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雷凯】也许是梦境

狗屎蛋花的强迫式点文 @Flower.egg
就当成Clown的后篇吧…
 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由于胡乱摸来摸去而碰倒的定时闹钟砸在地上,凯莉想挣扎着摆脱腰上的禁锢伸手去捡起来它,她使劲掰开攥在自己身上的胳膊,从手腕骨到小臂,从肘关节到肩膀,可他依然紧紧地扣在她身上。
   
   
她叹了口气,冲着空气里粉尘吹了吹,可这屋子仿佛自带死气,也许只有黄金时代诗人的口语化政治诗篇才能叫醒它,又或许不行,它要是喜欢古欧式的带有宗教信仰的诗歌,那凯莉就不想再睁着眼睛呆下去了。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
“我做梦了。”
琢磨不透的语调并没有引起雷狮的注意,他甚至动也没有动,可凯莉清晰地听到了他努力克服困意的应答。
脑子混乱不允许她对身边人做过多的猜测。
  
  
“…睡觉。”
  
   
“我说我做梦了。”
她又使了使劲,终于是掰开了雷狮的手。
 
   
“…什么梦。”
 
   
“谁知道呢。”
她继续喃喃着,像是自问自答。

  
她想去清醒一点再拐回头来看看自己装满揣测和迷茫的大脑,所以她选择去洗一个热水澡,书里描述的心灵的港湾,或许应该是淋浴头从脸上冲下的时候。
  
  
  
 
  

  
嘟囔着头发还没干透,凯莉轻轻拍开了雷狮再次伸过来的手,收到拒绝的雷狮赌气式的转过身,左手挡在脸前,不知道是什么表情。
可她没法再睡过去,好像不是辗转反侧的难以入眠,更像是没有清理干净的细胞突然渗进了别的东西。

  
 
   
    
他们到底在追求什么呢?
  
 
  
  
    
如果当初的她不选择跟随雷狮,或许现在不会躺在这件狭小又充满霉味的房间里。
这时候的凯莉,应该用一双海狮般粉嫩的手搭在客厅拐角的沙发上,细细数着令人乏味的钞票,整日整夜游荡在酒吧和夜总会,甚至为了防止在那些令人赏心悦目的男士面前出洋相,她可能会在人群中随着欢快音乐摇摆的时候,提提自己的衣领好让它遮住并不好看的肩带,然后继续充满趣味性的谈话和调情。
  
就像是和自己做的混沌又记不起来的梦一样。
 
     
可凯莉想了想,她想着他们度过的所有,他们经历的一切,她并不后悔。
她想他也不会后悔。
  
  
  
   
    
她把双手撑在床上,她的脸凑近雷狮的脸,面对着面同他说话,逗弄着他希望他醒过来,像是小学的女孩子做游戏一样。
雷狮的无动于衷并没有消磨她的兴趣,凯莉用鼻尖蹭着他,轻触着他,抚过他的肌肤,在她所不喜欢的气氛里做着平时不会主动去做的事情,可就算他不会醒来,永远不会醒来,她也会这样做,她喜欢这种相濡以沫。
  
   
一生总是很短促,在经历过觉得漫长又难熬的每一刻钟之后,回头看看便会发觉,所有踏过的路途像是一幅幅简笔素描画,或许没有用极其标准的握笔姿势和精雕细刻的画技,可却依然完成的很完美,甚至精致,心中冲动着快要蹦跳而出的心脏,指尖弥漫着甜腻或是酸楚的呛鼻气味。
  

她歪了歪头,用半块湿掉的毛巾捏着发尖的水,好让它们安稳地被吸进棉织品里,一下又一下的,它滴落到被单上,枕巾上,睡衣上。
 
  
  
  
   
他们既没有丢失本质,也没有获得无谓的光明,她想自己宁愿在眼泪里醉生梦死。
他们灰暗的街道狭长又阴冷,他们易碎的梦想苍白又无力,点滴瓦解在清晨潮湿的路口,却又被初升山头照来的余晖强硬地拼凑起来。
     
    
   
“一切愚昧无知而又麻木的坚持,只不过是一种自我满足。”
这是凯莉以前在某本书里看到过的,她琢磨不来,也不想去深入弄透它,装作知识渊博的样子或许可以满足自己缺乏虚荣感的内心,但大脑所需要分解消化的东西太过于繁重,久而久之便不想再去思索。
可若是真像这句话所言,那所有虚度无用的时光是否都应该是被浪费的精神食粮。
     
    

  
    
  
管他呢,时间还长,大不了他们还有一生可以虚度。
她这么想着,随手扔掉了毛巾。
    
   
   
翻了个身又钻回雷狮张开臂膀的怀里。
    
   
END.

 

评论(6)
热度(152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