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雷凯】Chaos

我想要安静下来
真真切切写点东西
然后安稳上几天再回来
希望你们所有经历一切都好
 
  
  
  
 
 
  

  
她的牙很疼,她想她可能需要休息一下。
等会就会好了,长此以往都是这样。
她翻箱倒柜地从第二层抽屉的角落里找到了止疼药,眯着眼睛看了看日期,又摸着凹槽的印子,应该已经过期了。
   
管他呢,死马当活马医吧。
凯莉一把把药塞进嘴里冲水咽了下去,没有注意计量。
  
  
大牙根部已经被蛀虫啃食黑了,大概是有一个小洞,凯莉用手机后置的手电筒勉强放进嘴里,拿一根小牙签戳了戳,疼得手一抖。
 
  
她不敢喝凉水,又不想去看牙医。
她讨厌消毒水的味道和用来钻牙齿的电钻发出的声音,和不是疼痛的难忍感觉。
钻到神经里的感受很痛苦,就像是取骨却不伤肉,剃肉却不出血,让你痛彻心扉的真实感受还留有余味。
  
 
  
 
她真的很疼,真的只有这个时候,才能把自己脸上那个破裂的不像样的面具摘下来置之不理,然后呲牙咧嘴地继续假装开心的笑嘻嘻面对一切。
她站起身来想去刷牙,好像这样就会缓解疼痛一样。
要是一切都像自己所想的那样就好了。
   
    
她嘴里塞着牙刷和留出来的白色泡沫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像人也不像鬼,笑起来比哭都难看。
    
然后她就真的哭了。
半挤着眼睛强装笑容,跟自己说你应该开心一点,你看你漂亮又招人爱,何必为了那些琐事烦心又无助,讨别人欢心的事,大不了就少做做,冲着不喜欢的脸,不如就少笑笑。
   
原来真的能一边刷牙一边哭啊。
她讨厌化妆,所以顺着眼泪就下来的只有嘴角的泡沫,滑到下巴,滴到洗手池的边缘,和一串清脆的啪嗒声。

  
   
  
凯莉突然就想到了。
要是跟雷狮说分手的时候也像这样就好了。
 
自己不应该望着他的眼睛里所有疑惑和无助,攥紧握着抱枕的手,说出那句话。
  

走啊雷狮,快点走吧,远离这样的我。
我一点,一点也不需要你,不需要任何人。
她当时这么想着,即便嘴上并不代表心中所想的话语,还是给讲了出来。
  
  
   
  
可你就不能好好坐下来陪陪我吗?
我也,没有那么坚强啊…
凯莉想这么说,她没有哽咽着,可最后的虚荣心还是没让她开得了口,她只是盯着他坚决又异常的背影,摔门走人。
   
  
  
  
她最终还是放开了手,连他的衣角都没拉一下。
  
 
  
   
  
  
凯莉抹了抹眼泪,蛀牙又开始疼了。
她想着去喝杯焦糖玛奇朵,不加糖的那种。

END.
 
   
 
 
 
是我自己,和去他妈的狗屁现实

评论(4)
热度(73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