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她的虾虎鱼.
 

【轰百】水中浆和船上人

  
  
  
     
她总是偷偷在盯着他看。
 
上课时不经意间向右手边的桌子微微转一个角度,余光瞟向隔着一个走廊的他,手撑着下巴端详什么的他,就算是左脸旁有着显眼伤疤,眉峰眼帘却都如山光水色一般的他。
装着思考时的转笔,好像在望向黑板的眼角微动,心中不由自主就是想依靠拙劣的伪装,注视着他。

“八百万,笔记。”
 
“啊,是!轰同学,给你。”
   
双手快速地合上笔记递了过去,回身便将头低低地埋进课本中,偶尔又会轻啃着套着帽的笔尾,然后再次走神将视线转向他。
有丝丝缕缕缓慢划过的云层,遮住射进她靠窗桌上的日光,隐约却又印在他身上,定格不动之后放下了笔,恍惚间看见他微勾起嘴角。
应该是幻觉呢。

 
是喜欢他吗?
是那种所谓难以言喻却又让人心动,以至于不会在青春时期后悔的喜欢吗?
对她来说是良药或是毒品还是个未知数,却早已不顾后果深陷其中,只靠张口去品尝,便觉都是美味的。

 
  
是在烟火大会的时候,轰焦冻身着浴袍在自家楼下等着,左手卡在系带的缝隙里,右手拿着路边摊买的孩子气扇子的那天,八百万百才真正确定了自己的心意。
起于暗中生出的情愫,延于潜移默化的缠绵。
 
 
学校后面的长廊上,是最佳的赏烟火地点。
  
一对没有牵手的年轻男女,在满是情侣的人群中并不算显眼,一一和熟人打了招呼,找到了一处还算静谧的地方,打算等到零时。
  
空气里都在弥漫着的暧昧和燥热的气息,他们不会察觉不到,尤其是两个心怀情悦的人。
八百万百有点想张口说些什么,可身旁人的手突然就抚上了自己的,在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。
  
  
然后他突然低下了头。
夹杂在周身人的笑和烟花在空中绽开的巨大声响里,他趁着那个空隙,吻向了自己。
她看他眼中不止平静和光芒,还有心跳不止的自己。
那一刻时间都停止了。
 
  
  
  
 
  
 
  
她总是偷偷地盯着自己看。
 
在自己为了回复她的目光,找借口借了她笔记的时候,那个匆忙转过头来掩饰的动作让他很不舒服,像是在逃避着什么。
她双腿合拢着,和平常上课时舒展放松的姿势不太一样,脸颊也比平时要红润许多,他想不通理由,却又是生着闷气。
窗边身影被黄昏斜照着的光线衬托的她是很好看,高束着的马尾很适合她,他不得不承认,想要多看一眼却努力让自己把视线移回课本,又为自己多情的想法下意识的笑了出来。
    
还有对着我用什么敬语啊,笨蛋。
非要显得这么生疏。
  
  
是喜欢她吧。
居然让自己都三心二意地思考问题,不是强迫不是诱惑,而是自己内心的悸动和憧憬,目光不想离开她,离开她身影所笼罩的一切。
 
  
   
在烟火大会约她单独出去是突然产生的想法,刚开始轰焦冻也被自己吓了一跳,但是在鼓起所有男孩子的勇气发送了邀请短信之后,接到了意料之中的答复,他觉得应该是时候去逞强一下了,解决掉这个萦绕心头的麻烦。
     

典雅又昏暗的长廊上,是最好的告白地点。
    
穿着合身的浅蓝色浴衣站在刚修过的草坪上,预算好了烟火开始的时间,伸手牵过她拉近自己,应该是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了。

  
然后心烦意乱的自己突然就低下了头。
在吵杂又映射着火焰的光晕下,周围一切都仿佛是虚幻,而自己就那么意识清醒地吻向了她。
他见她眼中不止羞涩和诧异,还有自己。
那一刻喧嚣都沉寂了。

 

 
      
  
“轰同学…这是,是接吻?”
刚才反应过来的八百万百慌忙地将侧脸边的头发卷起挂在耳后,轻抿嘴唇,为了出门而涂的唇彩也染上一部分去了轰焦冻的嘴上。
另一只手却怎么也松不开。
  
“…是接吻。”
轰焦冻耳根有点泛红,镇定从容不知是强装出来的,还是因为先前练习过许多次的结果。

我知道的,代表喜欢和爱意的亲吻。
  
 
 
是喜欢她的吧?
是喜欢他的呀。

 
  
像是安稳沉在鱼缸里只会咕噜咕噜吐泡泡的金鱼,被禁锢在小小的空间却又自由自在;又像是一股冲入潭中的高崖上的瀑布,顺流而下又静止,不再起伏波动却又安于现状。
也像是落入水中的船桨,毫不犹豫地一沉到底,宁愿永驻沙中只徒留船上的人,他可能抱膝静坐,可能抓头抱怨,但却永远不会再离开海域又远离自己。

 
没有独特过人之处,却又偏偏对上了口味。
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 
  
 
  
  
  

“那么,再来一次可以吗?”

而且幸运的是,他没有让自己一落千丈。
 
END.

评论(8)
热度(67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