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雷凯】也许像星星

吊瓶还有一瓶,什么时候能完啊…
我好无聊啊……

可能是Clown的前篇

  
  
  
   

他忽然忘记了,小的时候把脏兮兮的手掌伸进沙子里时的感觉了。
是潮湿还是温暖,或是两者都有,或是粘稠的砂质颗粒,在手背滑过,和皮肤表层紧挨着,却异常的让人放松。
和用手杀人的感觉与心跳丝毫不一样。
在自己没有自由的时候,这是最惬意的事情。
 
  
雷狮偶尔也会觉得自己罪孽是太多,但有些过去式是没法更改的,突然想起来的时候也会难受,也会像普通人一样为自己手上所消亡的生命感到可悲和愧疚。
但是这种感觉不会持续太久,大概是习惯了不去为无辜的生命一一祷告。
   
   
  
凯莉是在有记忆起便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姑娘。
当初对其他人总是抱着敌意和排斥的心理,或许是因为家庭缘由,和从小就被勒令必须听从的父亲的教诲。
可她不一样,她是看起来触手可及却又远在天边的人,就算是迷失在一百万张瞬息万变又相似的面孔里,他也能在脑海中构思她的面容,并一眼认出来。
她是让自己在污秽中还带有一丝理智的精神药剂。
   
  

  
他依稀记得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。
是父亲的一批货物,被人在半路上劫了,他按照那个完美无缺的计划顺利潜入船上,双手颤抖却脑子清醒地把除自己以外的所有具有生命特征的事物,全部杀掉。
  
可当他掀开夹板,却发现只有让人恶心反胃的鱼腥味和两网叫不上名来的鱼。
他才发现自己中了父亲的计。
    
船舱里的煤油灯熄灭了。
船上的生鱼味和潮水味变得更加浓重。
在黑暗中,他的体温渐渐降下来,他说不出话,只是任凭泪泉汹涌浇灌着他的恐惧和内疚。
可之后他的头脑恍如变成了一池清水,一滴滴溢了出来,后来什么都没有留下,顿时觉得舒畅了。
  
  
   
尸体是凯莉帮着一块处理掉的,他注视着小小的女孩,那个明明连刀子都不敢碰的女孩,现在却因为自己在挪动着被苍蝇围绕又散发着恶臭的尸体,嘴上责骂着自己的无能和懦弱,眼底却透露着怜悯与同情。
雷狮忽然想起来,他曾经在她发誓说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杀人的时候,也发了誓说要一辈子保护她。
  
然后他想都没想就冲上去狠狠地抱住了她。
  
 
 
  
  
先提出要一起逃离的是凯莉,雷狮思索了半响,双手撑着头不说话。
凯莉知道他的难处,他需要时间好好想想,所以她也不急,双臂交叉的轻靠在他身旁,头搭在他的肩膀上微阖着双眼。
她知道雷狮最终会同意的。
 
  
 
  
“汤姆是吹笛人的儿子,他从小就学吹风笛。”
“但他只会吹一首曲子。”
“就是《越过山丘去远方》。”
   
凯莉没有停下来等他,但是她明显地放慢了原有的速度,只是转过身来一步一步缓慢倒着前进,哼着她很喜欢却老被雷狮嫌弃的英国民谣,目光没有离开过他。

   
她看着他取出小时候父亲奖励给他那个带有星星的头巾,看着他盯了好一会,看着他不假思索地系在后脑勺上。
然后回头想要张嘴说些什么。
或者喊些什么。
  
但还是没有发出声来。
  
  
  
“越过山丘去到远方。”
“风啊,吹着我的缎带。”
    
 
END.

 
  
我脑子昏昏的,我在写什么啊…

评论(6)
热度(88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