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信蝉】香茗

打吊瓶不太能睡着
一个短打送给这个老男人@爆炸卷卷毛
  
我不想写打打杀杀的…
     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
    
水袖一甩溅起腾空的雾气,还未干透的晨露缓缓滑下倾斜的叶片,单脚落在林中凉亭飞檐上不知名的雀鸟,扭头将短喙埋进羽毛里不知道啄着什么,直到被来人轻微的脚步声惊飞。
 
他离着一段距离站定,半倚着薄雾中一棵不太显眼的树,只是静望着她,像是在端赏玻璃柜中的宝物一般。
林间路上氤氲着雾气,韩信身披的外搭被蒙蒙的水汽打湿,胸前和双脚本该觉得更冷,背后却因为疾步而行被汗湿,更因眼前人婀娜的身姿而内心燥热 。
不可多得的美景,应了那句“只应天上有”,他也不想去打扰。 
     
 
  
赤红色寇丹随纤细的手指在水汽中画出一道弧线,头饰上摩擦碰撞发出的是金属制品特有的回响声,腰间裙带随着也舞动了起来,时上时下,浮起又飘落,舞姿灵气而又一尘不染,晶莹透明,实在美极了,无论何人来欣赏也觉得如梦似幻。
  
韩信忽然就笑了,不知是对景还是对人。
他望那清秀景致如名画,心头思她却像画中不可或缺的绝色美人,是点睛之笔,是生动灵秀的象征,是失掉便丢了此画魂魄的神韵。

貂蝉似乎早已发现他的到来,手指顺着面颊划过到耳鬓,腰随周边的挂饰转了一圈,没去管中途被甩掉而披散开的长发,冲着他的方向眨了两下眼睛,嘴角划开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用笑起来像一朵花来形容她,是恰如其分的。
  
韩信领会其中意味,颔首抿了抿嘴,直起身子来向她踱步走去。
一如初遇她时,那令自己神志恍然的面容,她眼中仍有着万千含蓄情意,纵是大胆又妩媚,却偏偏在情字这条路上闯进了自己的心里。
沉淀,再交融。
  
 
  
 
从前我持枪游遍天下清秀,见山便是山,见水便是水,见你便觉世间的万物生灵都向你奔涌而去。
    
  
而我也在其中。
   
END.
   

评论(6)
热度(81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