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她的虾虎鱼.
 

【嘉凯】Pride and Warth

《傲慢和她的六宗罪》系列之
  
叁  傲慢和暴怒
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
直到鸟儿从远处那片林子里成群扑扇着翅膀飞来,那些参天大树一棵一棵倒下,参赛者们才意识到这次灾难的严重性。
   
从寒冰湖到巨牙沼泽,再到现在新人活动频繁的自由丛林,几乎半个凹凸大赛的参赛场地,被毁的面目全非。
被毁坏的场地逐渐扩大,但肇事者似乎并没有收手的意思,他看起来很享受这种暴力拆卸。
只是场地倒还好了,但经历这场灾难的可不止没有生命的东西。
  
能并且想要造成这种破坏力的,大概只有一个人了。
   
是嘉德罗斯,那个积分排行榜第一的男人。
他和自己的元力武器上都沾染了鲜血和泥土的潮湿气息。
  
  
   
只是人类固有的某种特征或者性格,在他身上却被扩大了几倍甚至几十倍,就像他手里随着主人心意随意变换的大罗神通棍一样。
嘉德罗斯没法控制自己的脾气,就像他没法控制不去捏死那些碍眼的虫子一样。
“哟,又是一只。”
他总是带着可怕的笑容去宰杀它们。
   
  
  
“嘉德罗斯!你到底想干嘛?”
或许是听到了早已传遍的消息,凯莉坐着星月刃飞速赶到了事发地,她焦急地环视了一圈周围,在确认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没有第三个人的时候,才慢慢跳了下来。
   
“哦,原来是我家的虫子啊。”
嘉德罗斯用另一只手背抹了一下脸颊上不属于自己的血,扯出一个自认为令人满意的笑容,浑浑噩噩地望着她向自己跑过来。
    
  
  
   
“死的那些,都是过分靠近你的人。” 
“毁掉的呢,是那些人和你接触的地方。”
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怀抱里,原本不大的身高差被距离的改变瞬间拉大,凯莉觉得自己只能仰头看着这个讨厌的人,和他那张颇为好看的娃娃脸。
他的精神似乎不太清醒。
或许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。
  
   
   
“你就一点不觉得,自己做的太过火……唔!”
嘉德罗斯将凯莉未说完的语声吞噬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,微冷的舌滑入口中,他扣住怀里人的脑袋,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,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。
   
他不想给自己做任何解释,即使是过分他也不在意。
并不是由于敌意和紧张产生的愤怒,也不是真实或者想象的失败与伤害导致的,比起Samael因为冤枉背叛而激发的怒火,嘉德罗斯更像是私有物品被侵犯,可怕而又强烈的占有欲一度侵蚀了他的大脑,那种产生暴怒的缘由,简直是不可理喻。
   
可是,他的物品,怎么能被别人沾手。
  
   
   
“我很生气,非常生气,可我不能把气撒你身上。” 
他终于松了口,冲着她挑了一下嘴角,似乎是在为自己吻技的提升感到自豪。
凯莉靠在嘉德罗斯怀里轻声喘着气,不想搭理他。
   
   
“虫子,我说了你只能是我的。”
嘉德罗斯捏住了她的下巴,侧头狠狠一口咬了上去。
“别想着和主人叫嚣,这只会让我更愤怒。”
 
凯莉因疼痛而咬紧牙,却又不敢发声。
她习惯了,这是他另一种宣泄的方式。
她轻笑着伸直了脖子,暧昧的空气在唇齿间氤氲,绷紧的神经慢慢放轻松,欲望却逼迫自己索取更多,汗湿了全身动作却依旧不停止。
    
   
  
我唯一的堕天使啊,
你的怒气又何尝不令我欲火焚身。
  
END.

  
  
答应酸酸的写完了
嗝屁,我去看日出。

评论(8)
热度(69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