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嘉凯】微酸说他俩结婚就去睡觉

@粉红小螺丝  臭婆娘好过分
   
  
   
   
她说当年闯进的那个露天的婚礼现场,至今都没法忘记。
  
礼台旁压在绣着花纹的白色桌布上的,是不多不少盛了三分之二Moet & Chandon又错落有致的香槟塔,草坪打理得很整齐,身着伴娘服的姑娘们在场子里跑来跑去,差点就会被已经接好的装饰有星月的彩色霓虹灯挂倒,金色头发和紫色头发的哥哥正焦急地边迎接宾客,边安排座位,嘟嘟囔囔地为请来太多人而诉苦。
 
明明门口牌子上说的是私人婚礼,场地却又大的不像话。
所以说是自己闯进来也是迫不得已。

   
  
她突然被旁边一个带着头巾骂骂咧咧的哥哥推去当花童,手忙脚乱地帮自己打扮好着装,然后她就看见了正在对自己笑的新娘。
   
新娘子很好看,黑色长发似乎用了不太寻常的手法编织成了流行的样式,透明纯白的头纱上赫然夹着一个粉红色的星星发卡,蓝眼睛眨巴眨巴的对着她说话。
这个姐姐也不管是自己是什么人,说是新郎可是欢迎所有比自己排名低的家伙。
    
这就是把所有人都请来了的理由吗?

    
   
她一边整理着头纱和婚纱裙的褶皱,一边给自己抱怨那个马上就要结婚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男友,讲他如何抱着一堆用大把大把积分换来的甜点零食棒棒糖跑来求婚,讲当自己得知他为了这些求婚甜食积分差点变成第二名的时候,又感动得不得了。
  
新娘子连皱眉头的样子都很好看啊。
怪不得会成为他的妻子。
她这样想着。

   
形式走的很快,从新娘被转交到新郎手里时,大家便开始鼓掌,一阵接着一阵。
她走在两个人后面,手里还沾有晶透水珠的玫瑰花瓣,从被抛至空中后片片飘落,挂在新娘的裙摆和头纱上,落在新郎和牵手之人紧挨的肩膀上,她不经意地看了两个人一眼,又轻轻低回头,默默为如此般配的两人祝福着。
  
   
新郎看向身旁人的眼神啊,透露着想要相伴度过一生的奢求。
她看得出来。
  

作为花童的她没有特别在意场下的人,只是清晰地记得,当那个遮住半只眼睛的白头发神父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的时候,她才发现新娘姐姐的男朋友,啊不,丈夫有多幼稚。
  
  
   
    
嘉德罗斯没等格瑞念完他背了三天的神父台本,撩开碍事的头纱和鬓角的头发,轻轻咬上了凯莉刚补完口红的双唇。
  
“死虫子,以后就不准你接近除我以外任何人了。”
   
  
END.
  
满足了吧,快滚去睡觉

评论(9)
热度(164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