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潮汐带我至此
 

【瑞凯】Pride and Greed

《傲慢和她的六宗罪》系列之
      
壹  傲慢和贪婪

   

   
  
他渴望更多。
无非是力量或者权势,也有可能是其他强大者所渴望的无需有的事物。
  
可是没有用。
第二,第二,他永远是第二。
永远被压倒在嘉德罗斯身后的那个名次,就算是和银爵拉开了不少的积分,他依然追不上嘉德罗斯。

格瑞承认他在这个残杀他人的比赛里,是少数抱着所谓正义念头的强者。像嘉德罗斯那种捏死虫子一样将别人一个一个杀掉的Esteban,跟他也并不是一类人。
但当他开始参加这个游戏,涉足这个领域,甚至已经快到达了制高点的时候,他便把自己划分出了光明的一方。
    
因为最终的胜者,确实只能有一个。
谁不想到达顶端呢?
     
善事是要做的,敌人也是要杀的。
他总是认为只要心存善念,即使手上沾满了恶人的鲜血,也可以是一个头顶光环的圣人。
这大概是一种渴望被救赎的罪恶者最后的感想了。

  
   
      
“真是个废物玩具。”
这是格瑞第一次见到那个被人们称为星月魔女的孩子时,她准备离开前说的话。
凯莉拍拍身上的灰,挥了挥手,月刃便不知从什么地方飞了出来,她捋了一把裙子,轻巧地蹦了上去。
     
“你并不够凯莉小姐玩的啊。”她剥开糖纸把棒棒糖塞进嘴里,随手扔了出去,眨了眨眼睛,冲着不远处的一片废墟里。
肉眼可能并不能看的很清楚,但似乎是有个人被压在下面。
她没有再做过多的留恋,星月刃也准备启程。
直到突然看到碰巧路过的自己。
     
    
凯莉喜欢并且擅长于挑衅,这是格瑞没有从舆论里听到过的,他现在是有些后悔。
凯莉过分的言语暴力总能轻易地激怒任何人。
所以格瑞反击了,用肢体。
         
他狠狠抓住她的脖颈,就像是想要把她身体的每一寸都据为己有,在凯莉连挣扎都无法做到时,却还呲牙咧嘴地用难听的词汇辱骂着眼前的男人。
突然地,她看见格瑞笑了。
“逞强不适合你。”他这样说着,松开了手。
凯莉在格瑞松手的瞬间,感觉到所有压迫在那一刻内如数释放。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脖子,痛楚也完全消失了。
     
这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要杀掉自己的念头。
   
    
“喂,第二,是本小姐太弱了吗,还不足以弥补你积分的空虚感?”凯莉咬牙撑着地想要站起身,努力地保持着平衡,只是使不起劲来的腿又再次跪了下去。
   
“…我可不觉得你像是什么好人,排行榜前十的都应该是怪物…就算你没有杀死我,可能在我站起来之后的下一秒,你就会砍过来。”
凯莉低头自顾自地说着,吸取了教训的她也不敢再轻举妄动,试图用语言转移对面人的注意力。
  
“那大可不必,”格瑞手握烈斩指向凯莉,“我只想确认一下他有没有死。”
无辜人的积分是不能随便获取的,尽管它们唾手可得。
在格瑞的认知里,这确确实实是属于最基础的正义的一部分。

 
        
Mammon欲求的是金钱财富,可他不一样。贪婪之神欲望程度不够宽广,所涉及的可能也就是金银珠宝这类庸俗之物,但是它的追随者众多,它甚至不关心自己的主人,只有近乎偏置的态度。
格瑞不一样,财富不是他所需要的,他只是即想拥有强大,又不想失掉原有所保持的秉性。他不是神,但想要到达顶端,就是接近神的存在了。他不会放弃任何能够表现正义的机会,过度的杀戮和贪欲只会让他乱了阵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“不像是只会凌弱的强者,也不像是丢掉了本性的落魄流浪汉。你究竟是脑子进水了还是吃错药了,跑来管这档子事?”  凯莉勾了勾嘴角,看向格瑞的双眼里满是嘲讽。
她仿佛正在得意于自己完全看穿了他,但就是不说出来。

格瑞没有说话,只是收起了烈斩,往前走了几步看着事发地。
         

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
废墟那边似乎有了动静,凯莉的旧玩具摸索着站了起来,朝这边看了一眼,惊慌失措地跑掉了。
     
凯莉转头看着,终于是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又突然捂住了嘴,小心翼翼地看向眼前的人。
她深藏的秘密突然被人所知晓了,凯莉忽然有点不舒服,但她更想知道的是格瑞现在的想法。
可是完全无法看懂那眼神,是惊讶还是意料之中,或者是无所谓。
      
格瑞转回了头,两股眼神突然地交汇在一起,就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,他盯着她的眼睛,对视只持续了不到五秒钟,但凯莉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看透了,所有高傲的行为和特性,全数暴露在这个男人眼前。
   
她突然就不恐惧了,两个人之间所有莫名其妙的隔阂在一瞬间瓦解,透过眼睛和空气。
她在等格瑞接下来的动作。
 
     
   
出乎意料的,格瑞意外的诚恳,但只是伸了伸手。
“抱歉,为刚才的事。”

“如果想要道歉的话,背着我走,格瑞。”凯莉瞄了一眼伸过来的手,啪的一下拍了回去。
心里却砰砰砰地跳着。
不知道是出于冲撞大赛第二名的紧张,还是因突然伸来的手而悸动。

格瑞明显地愣了一下,随即不假思索地将凯莉横抱了起来。
“没法背你。”他快速地示意了一下背后的烈斩。

   
行吧,抱着还舒服点。
凯莉没说什么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

    
格瑞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,没有目的地,但是他不在乎这些。
    
“所以新人杀手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凯莉怔了怔,抬头看着他,一个毫无疑问的肯定句。
她撇了撇嘴,轻轻在他怀里动了一下。
“玩具当然是不会杀掉的,他们所有人都还活着。”
“那其他的呢?”格瑞没有停下步伐。 
“…都是那样啊,不过说不定哪天心情不好会真的杀掉他们哦。”

   
“为什么会在乎那么随意的一个生命呢?”这回轮到凯莉发问了。
“没有为什么,为了自己。”格瑞还是没有停下脚步。
“那你可真是,温柔的不诚实啊。”

   
   
怀里抱着的姑娘不说话了,呼吸声也渐渐慢下来,格瑞没有刻意地去看她,他觉得这样做确实多余。
真正想说的话他没有说出来,说不出口,那也不是他的风格。
  
他只希望路再长一点。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奢求打败嘉德罗斯的念想先放一放吧,
这次的贪婪,就浪费在多余的地方吧。
   

END.

评论(9)
热度(119)
© 凉两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